白大夫

不用礼貌性互关
呜呜呜loft上怎么有这么多太太 吸爆

不知道敌敌看过没有,本来想私信给敌敌这张图,然而lof私信不能发图(:3▓▒那这里悄悄圈一下敌敌,虽然敌敌可能已经有了 @旳---

啊啊他在撩我我我这不算背叛恋人吧他他怎么这么会撩就这么喜欢我嘛(?!)
想要泳装orz虽然没有恋人的泳装,但是大家泳装也都很可爱1551
顺便我觉得幽桐衣服上的扣子好像小眼睛👀好让我出戏23333

祈祝鼓

寺岛树书:

前些天中学同学发消息问我愿不愿意给正高三的后辈录一个鼓励视频,加油视频,她是这样说的。我看到消息的时候正在自习室,人只有矮矮的几个。我走出去到学校后面的小土丘上吹风。
我想起lof列表里也有很多要高考的,趴在围栏上时我试图在加油视频这四个字里读出一些意味来,我要他们加油做什么呢。我想过很久上大学和不上大学,上好大学和一般大学的意义区别,我想得出一个结论,不论它是正确的错误的,我只想用一个相对完整的体系做过滤器,过滤掉一些存在就是为了让你后悔遗憾的事情。
我当然没有成功,所以我仍然做不了合格的世人,也做不了合格的诗人。我悬挂在暧昧的两极间,徒劳地做一些无意义地分析判断挣扎。毁灭一个人的好方法莫过于摧毁他的信仰,而我天生拥有刽子手的潜质,把自己吊在忽明忽暗的虚空里,一秒内斩断又新生许多神经。除了阶段性忠诚地沉沦外我一无所获。但我还是想,想和沉默在那个节点上的年轻的生命说些什么。


我想和你们说说话,如果你看到了,请你用你狂放绮靡的想象做它的背景乐,我不胜荣幸。


我和你们只有不到一年的距离,相信与否,那段生活都已经在我的历史里濒临消亡了。像一个被时间医治多年终于痊愈的伤口,疲惫压抑却塞满期待的伤口。


我坦诚地讲,是在毕业后的一年里我才更直观地感受到思想力强大的后辈。我的中学里,文科和文学艺术无关,没有人要你读书,作文也只需要名言选粹。那时候我看着大多数同学用着尼采村上狄更斯张爱玲,他们并没有读过相关的书,对书也缺乏兴趣。参加征文比赛只是为了获得自招资格,而征文大多也都是找人代写。甚至我的老师,组织他以前的学生帮我的同学写。我深感它的荒诞滑稽也无可奈何。


后来我渐渐发现原来有那样优秀的中学生,从他们的初中就有意识地阅读写作探索,如今很多个夜晚我都在想,如果我的初高中能有一半时间在阅读,会是什么样子。而造成这种差别的,除去个人兴趣,环境影响太重要了。我无意归罪客观环境,只是它在少年时代对我们的影响真的很大。现在我看一些中学生成熟的文字都会感叹后辈强大的生命力,从小培养起的思想力是后天难以追赶的。与此相对,寒假我回母校看到新一届高三的作文,那些扭曲畸形的价值观让我不寒而栗。对于这种区别我只感到无力,而无对错可言。


Lof列表里有很多很多初中高中生,写诗写文章画画都窥得到灵气,甚至只是写日常生活,也看得出沉静优雅。像一群雪白的天鹅滑进森林。
我唯有赞叹,自愧弗如。


我自知驽钝,没有能力同你们谈什么经验。只有祝福你们,不论你是如何的中学生,祈愿总使人愉悦。



我们是俘虏,存活的奴隶。而如果注定被俘虏,我祝福你被所爱诱惑,鼓翅远走,做一个快乐的奴隶。如果你被所爱抛弃,我祝你被尘土蒙蔽七窍,快活地斗争。如果你那么不幸,洞明悲剧,泥泞地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我祝你澄澈地赴死。如果你勇敢,要做黑夜的骑士,史诗的影子,我祝你淬火于日月星海。

当时想着『能在这里拍作业就好了』我一定是疯魔了

nuke课上自学(玩)ai用ai画的(笑)我打算做一个这对兄弟的系列动画,欢迎大家来捧场(笑)

能坚持完成作品的人真厉害呀

起笔的小说放了好久还是没音信。人设修修改改,主角去了又换换了又去,最终还是没完全定下来。怕我再这么一直拖下去,这文刚探出个脚也还是胎死腹中了。索性不打稿不纠结人设,就这么继续写下去吧?看看能长成什么样。
亲亲被我去掉的最开始肖想了很久的重要主角之一的脆弱自卑的小变态。